刘柱良制作菜板的动机很简单,我们便能知晓到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的发展无不与竹子有关

  在广东省广宁县的竹文化博物馆里,存放着中国乃至世界上一流的竹工艺品,很多竹工艺品出自名家之手,身价达到上百万元。可是在这些精细的竹工艺晶中间却有一个看起来非常简单的竹制品——一块超大的竹菜板,而捐赠这块竹菜板的老板说起这块竹菜板却是口气惊人。


问:竹制品在乡村还有发展前景吗?如何提高竹制品的艺术价值?

图片 1


图片 2

  这块超大竹菜板的捐赠人叫做刘柱良,是土生土长的广宁人。据他说,这样超大的竹菜板直径1.8米,当年一共制作出了三块,一块捐给了竹文化博物馆,一块留在了自己的家里,最后一块放在了香港一家超级厨卫产品经销商的店里。刘柱良制作菜板的动机很简单,就是显示自己的高超的技术水平,同时也给自己做个宣传。老刘的主要业务就是制作高质量的竹菜板,每年从竹菜板上赚到的效益绝对不可小觑。

如果给广宁县美名其曰一下,不妨喟之“竹城”。

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,竹制品现在很少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了。我生活在农村,我们那里每一家人都有很多竹子,不是那种文竹,就是一般的毛竹和黄竹,毛竹就是笋子出来的时候一身毛毛的可扎人了,黄竹就没有毛毛或很少很少。在我们80后以前的伙伴些应该都见过很多用竹子编织的东西,在我们农村竹制品是必不可少的,因为很多东西都要用到他们,比如晒农作物,装农作物,只要是可以装东西的除了水其他都可以用到竹制品、我的父亲就会编很多竹制品,装菜的菜篮子,挑东西的大框。竹制品成为了我们童年时代的一个记忆。我记得我大爸以前就爱编一些竹制品拿到集市去卖,而且都能买到当时的好价钱。我们老家每家每户在夏天都会睡凉席,那个是用很小一片一片的竹子编织而成、睡在上面特别的舒服,我们家还有两床晒席,在夏天的时候拿来晒玉米,小麦,稻谷等农作物……特别方便,没到下午收的时候小朋友们你帮我,我帮你的,一次又一次的向里拉动四个角就能把它们弄到一堆,收完后就可以在晒席打滚玩耍。这个美好的记忆一直深藏在我们内心。80后的我早已成家,在我结婚的时候我最想要的就是一床老家的凉席,最后父亲送给我想要的东西,这个陪伴就是十几年。竹制品在我们农村老家就是每家每户的宝贝,家里有小孩的那个就是他们的坐架。在集市基本上80%的人背上都有一个背篓。随着社会发展,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很少在出现这类似物品,他们应该成为中国的非物质遗产、相关部门可以鼓励现在还有这样手艺的艺人出来传教,他们环保经久耐用。我希望在更多地方能见到这些物品。

  这种高质量的竹菜板每年销售额大概在1200万元,占竹菜板销售额的80%左右,年销售量20万片。

掀开历史扉页,我们便能知晓到广东省肇庆市广宁县的发展无不与竹子有关。

竹制品在乡村会有发展前景的,只是可能还要很长时间,目前来看,竹制品在城市的发展要比农村好一些,或许是物以稀为贵吧,相信未来,农村也会拿竹制品当成宝贝。

  看起来不显眼的竹菜板一年会卖出1200万的产值,这个数字让很多人感到非常惊讶。在两年之前刘柱良参与制定了中国国家竹菜板行业标准,在当今中国的竹菜板行业里,刘柱良也算是响当当的领军人物,可是对于六七年前的刘柱良来说,依靠竹菜板来发家致富改变命运绝对是不可想象的。因为那个时候他既没有自己的产品也没有自己的品牌。只是靠订单,来订单了就开工,干完一批就停工,没有任何自主权。

在清末的一次大饥荒中,许多老百姓找不到吃的,广宁县的有些镇区逢竹生实,当时人就靠吃竹实为生而幸存下来。

曾几何时,竹子是风雅的象征,是文人墨客吟诵的对象,竹制品也是人们饿生活中的必需品,大到房屋家居,小到随身带的竹编工艺品,夏天的凉帽等。

  在2005年以前,刘柱良一家经营着一个小型的竹制品加工场,主要为大型厂家加工各种小型竹零件,因为并不是总能接到订单,所以那时候的刘柱良处于一个半失业的状态。当有订单的时候全家人都会跟着忙乎,可是一旦没有了订单那就只能放假休息。用他的话说就是别人给口饭吃那就吃一口,别人不给饭吃那只能饿着。当时的刘柱良也在苦苦思索,到底能不能有一种自己能够长期做的买卖,让全家人脱离困境呢?功夫不负苦心人,终于在深圳的一家超市里,刘柱良看到了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商机。

民国初年,美国竹类专家莫古礼(F.A.MC—clwre)由岭南大学冯欣教授陪同到广宁县考察竹类资源。民国23年,德国林业专家阿善罗来广宁考察林业生产,撰写了《广东省广宁县森林调查报告》。“远销省、佛、陈、龙(广州、佛山、陈村、石龙)各阜,销流甚广”;“竹笋有醃为酸笋运销南洋各阜”,这些历史文字记载,均指的是当年竹子的出口商品情况。

当金属、玻璃、塑料制品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时,竹制品逐渐淡出了大众的视线,曾经家里竹席竹椅竹碗,到处都是竹制品的家庭,现在家里有个炒饭的竹铲子都不容易。

  细心的刘柱良发现差不多同样大小的竹菜板,洋品牌的菜板会卖到100多元一块,而国内品牌的菜板只有二三十元,同样都是竹子做出的菜板,为什么价格差距这么大呢?感到非常好奇的刘柱良买回了一个洋菜板,回家后刘柱良把这块竹菜板来了个大卸八块,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研究一下这块与众不同的洋菜板,如果自己能够生产出更好的菜板,那不就是很好的赚钱机会吗。可是这个似乎看起来不错的主意却让家里人泼了一瓢凉水,在妻子的眼里,菜板无非就是一块木头,能有什么花样,用这个赚钱不太可能。

抗日战争时期,广州、香港相继沦陷,江河水运不通,竹木材及林副产品销路阻滞,经营商行倒闭,广宁人民的生活因为失去了竹业生存这一支柱而陷入困境,不少人卖儿卖女,典田卖屋,流落他乡,还有的人由于失去经济来源,被活活饿死。

当事物的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时,必然会回归到它本来的规律,这也是自然规律。所以,见惯了灯红酒绿的都市,开始返璞归真向往安静的乡村,厌烦了五光十色的现代制品,开始怀念传统的竹制品。

  可是刘柱良不这么认为,在他看来,中国每个家庭至少要有一块菜板,十几亿的人口,这是很大的数量,所以这属于小商品大市场。

1953年,土地改革后,山林由原山业主所有,改为农民(耕者)所有。广宁县的竹、篾、纸3项竹类产品总值6570988元,占林产品总值11957893元的54.95%。

目前,城市已经开始,很多特别现代时尚的家庭,甚至把竹制品当成装修的主元素。竹制品以一种天然健康的生活用品又一次回到大众的视线。

  打定了主意的刘柱良放下了手头所有的生意,带领几个老工人开始研发竹菜板。在经过一年多反复琢磨,刘柱良研究出了自己的竹菜板,这种竹菜板看起来外观很普通的竹菜板确实不大一样,采用黑白竹块纵横交错的拼接方法。

1956年,北京农业展览馆展出“广宁竹”。

从健康安全的角度来看,竹制品的使用价值已经非常明显,那么如何提高竹制品的艺术价值呢,那就是交给美学家,那些或人工或机器加工的竹制品制作者,让他们用发现美的眼睛,打造美的双手,提高竹制品的艺术价值。

  这种特殊的菜板颜色黑白分明,黑色的竹子经过碳化处理,白色的竹子经过了蒸煮,两种颜色的竹子纵横交错,传统的竹菜板都是颜色统一,并不会让竹板材排列交叉,那刘柱良为什么会采用这样一种看起来似乎并不好看的设计呢?

1963年,阿尔巴尼亚引种广宁青皮竹获得成功。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总书记恩维尔·霍查打电报给中国外交部表示感谢并祝贺。同年,中央林业部通知将广宁县及清远县的笔架山林场建为重点竹子基地。

以上图文内容由【刘箮的村庄】原创,头条号独家发布,欢迎留下你的观点。

  原来,纵横交错的拼法,是他们的专利技术,主要是达到刀砍下去的时候,把刀的力度分布比较均匀。

1964年,县委决定,在绥江沿河的古木、厚溪、新楼等7个公社34个生产大队建立“广宁县竹子走廊”。

中国的竹制品先秦以前就已出现,均以日用品和生产工具为主。作为艺术品的出现,是在唐以后,能考证的是一种叫“尺八”的乐器,现藏于日本正仓院,唐代流传于日本,花纹为仕女、树木、花草、飞禽、蝶虫,是典型的唐代风格。相反,在中国却只能从宋人郭若虚的《图画见闻志》中看到对唐代竹制品的介绍。而从银川西夏陵区八号陵室出土的竹雕残片,雕有人物、庭院、假山、花树等,年代上却已经是南宋的产品。因竹易蛀易朽,不易保存,现今发现保存的大多是明以后的,尤其作为竹雕艺术品存世的,当为明清两代。主要流派也为两大派,即“嘉定派”和“金陵派”,嘉定派以朱松龄为代表的朱氏三代人(第二代的朱缨,号小松;第三代的朱稚征,号三松),精于镂雕,深浅可五六层,后又创留青等技法。金陵派以李耀、濮澄为代表,不事精雕,而求自然雅趣,经手稍作打磨即成大器。尤以后人张
希黄以留青之多少深浅来反映色彩层次。竹制品也分很多种的:家居类的,工艺品类的,礼品类的,功能型,建筑类的等等,很多的。如果讲好处的话,总的来说。首先,环保无污染,竹制品是可再生资源,从环保角度是很不错的,第二,精致的竹制品可以收藏,做艺术品。是很不错的材料!第三,家居实用型,比如碗,杯子等,实用性很强。第四,口味的体现,有一些精致的竹制品能提高整体品味。第五,健康,比如竹炭类和竹纤维类的,对人体是有好处的。所以发展农村竹制品还是很有前途的。

相关文章